倒车撞翻可乐浸湿国画

可乐浸湿百张国画

关于车险方面的官司一直在汽车类相关案件中占大头,那一笔笔保险里的维修金额、赔付标准、免陪条例绕晕了车主,也让相关的官司一个接一个,主要集中在车险现场查勘不及时、定损标准不统一等问题。

2009年9月29日上午10时,曲某驾车行驶到沈阳市大东区和睦路99号附近,在倒车时,不慎撞到了沈阳奇之成艺术品销售有限公司放在路边的三个瓷瓶、一瓶可乐及放在包内的国画。随之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撞倒的可乐瓶内液体浸湿了一百张国画,致使国画受损。业主为此痛心不已,这是他刚从北京花24万元买来的,为此他已交了1.2万元的购画定金。因未能及时付款,北京公司将奇之成公司告上法庭,2010年11月8日,大东区法院判决奇之成公司给付北京一家公司购画余款22.8万元。

驾照与准驾车型不符保险拒赔被驳回

而对该画的赔偿问题,奇之成老板一直找车主和其投保的保险公司协商。奇之成公司认为,沈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大东大队已经认定,曲某负事故全部责任。该车在保险公司投保限额为15万元的机动车辆第三者责任保险,所以应由车主和保险公司共同赔偿他的全部损失。

本报讯驾驶与自己的驾照不符的机动车发生事故,并与受害方达成了赔偿协议后,当向保险公司理赔时,保险公司却以驾驶与所持驾驶证载明的准驾车型不符,属“未取得驾驶资格”的理由予以拒赔。近日,河南舞阳人民法院则对该理由不予支持,判决某保险公司在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范围内理赔原告屈某已向受害人亲属支付的死亡赔偿金、抢救治疗费共计119770.3元。

国画价值各执一词

原告屈某驾驶证的准驾车型为C4。2011年12月28日,屈某驾驶中型自卸货车(该车在被告处投有交强险)在一个十字路口与吕某驾驶的两轮电动车相撞,造成吕某和电动车乘坐人赵某受伤及车辆损坏,后吕某、赵某经抢救无效死亡。舞阳县交警队作出事故认定:屈某驾驶与驾驶证准驾车型不相符的机动车辆,行经路口未减速慢行,应负事故的主要责任;受害人吕某负次要责任。经县交警队对交通事故的当事人进行调解,屈某向吕某、赵某亲属支付死亡赔偿金等共计30.43万元。当原告要求被告某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理赔原告已经向受害人支付的医疗费限额9770.3元,死亡伤残限额11万元时,遭到保险公司上述说法而予以拒赔。

对于倒车惹来的24万元诉讼官司,保险公司并不认同。保险公司认为,奇之成公司将贵重的物品放在路边,自身也应负有责任。况且可乐液体流出只应该污染上面几张,不能导致全部受损。保险的理赔原则是以修复为前提的,完全无法修复的情况下才按照物品的价值赔付,故应首先确定国画是否能修复。奇之成公司主张物品价值24万元,是买卖合同的买卖标的,而非涉案国画的实际价值,不能作为理赔依据。

该院审理认为,原、被告对屈某驾驶机动车辆造成吕某、赵某死亡以及屈某已向死者亲属赔偿的事实无异议。根据国务院《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保险条例》第22条,《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第9条规定或约定,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范围内垫付抢救费用的情形: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的;……有前款所列情形之一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受害人的财产损失,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参照保监会“关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中”未取得驾驶资格”认定问题的复函”,原告屈某驾驶与驾驶证准驾车型不符的机动车应视为未取得驾驶资格。同时《保险法》、《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害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故被告某保险公司应在交强险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向原告屈某理赔已向受害人支付过的赔偿费,即原告主张抢救治疗费9770.36元,死亡赔偿金11万元。遂该院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而奇之成公司反驳说,本案的标的为艺术品国画,系由特定纸张制作而成,创作国画的纸张具有较强的吸水性,可乐液体流出后国画已经全部污损。国画的实际价值已经法院判决书确认。

交通事故未及时定损估约意见不被采纳

车主保险公司共同赔偿

本报讯交通事故发生后,投保车主共支付车辆修理费1.8万余元,保险公司仅同意按其定损金额约为八千元进行赔偿,双方就车辆损失赔偿问题发生争议。近日,北京市延庆法院审结此案,对事发后保险公司未及时确定损失金额,以约8000元进行赔偿的抗辩意见因于法无据不予采信,判决保险公司支付投保车主保险金1.8万余元。

法院认为,曲某作为车主,负事故全部责任,应承担赔偿奇之成公司合理的损失。曲某与保险公司签订的机动车辆第三者责任保险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符合法律规定,该合同应为有效,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辆第三者责任保险合同范围内进行赔偿。超出保险限额部分由曲某承担。因保险公司未提供奇之成公司有任何过错的证据,故对保险公司的抗辩理由不予支持。一审法院判决保险公司赔偿奇之成公司财产损失15万元,曲某赔偿8.8万元。宣判后,保险公司不服,提出上诉。市法院于近日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1年7月某日,王某允许的驾驶人陈某驾驶王某所有的车辆发生单方交通事故,致使车辆受损,该车辆在被告某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损失险和不计免赔特约条款。经认定,陈某负事故全部责任。事故发生后,王某通知了被告保险公司,并将被保险车辆交由汽车维修有限公司进行维修,被保险车辆修复后,王某支付车辆修理费18195.84元。

但王某到保险公司理赔未果,无奈之下,王某诉至法院,要求保险公司支付车辆修理费18195元。

澳门新葡亰518,被告保险公司辩称,事故发生后,该保险公司确定被保险车辆的损失金额约为8000元,应按照本公司的定损金额赔偿王某车辆修理费。

法院经审理认为,王某与保险公司签订的保险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未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属有效。有效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均具有约束力,双方均应按约定履行义务。被保险机动车在保险期间内发生交通事故,车辆损失应由保险人在机动车损失险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本案中,被保险车辆发生交通事故致使车辆受损,王某要求该保险公司赔偿车辆损失的诉讼请求,合法正当,予以支持;事故发生后,被告保险公司未及时确定损失金额,其关于按照约8000元赔偿车辆修理费的抗辩意见,于法无据,不予采信。最终,法院作出上述判决。

肇事逃逸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518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