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清韵雅的古代玉笔洗

笔洗有很多种质地,包括瓷、玉、玛瑙、珐琅、象牙和犀角等等,基本都属于名贵材质。

随着明代商品经济的繁荣和传统手工艺的发展,文房清供的制作种类更趋多样,工艺更为繁杂。明清之际,特别是长江以南的苏州、杭州地区市井繁华,商铺林立,充分的商业竞争催生了成熟的手工工艺。对于精美的文房清供,不仅文人墨客、巨贾豪客竞相追捧,朝廷上下更是推波助澜。清朝康雍乾三代,其清供制作规模之大、数量之巨,形制要求之高之精可谓空前绝后。如乾隆三十五年内廷档案匣作记载,所列配匣文具有白玉佛手笔掭一件,腰元洗(配木座),青花白地小水丞一件,青绿蛤蜊笔掭,青玉瓜式水丞,白玉双鱼洗,掐丝珐琅水注,霁红笔洗一件,青绿马镇纸,青花白墨罐一件,哥窑小笔洗一件,白玉合卺觚,配得合牌座样持进,交太监胡世杰,交淳化轩续入多宝格内摆。由是可见,清代内廷文房清供均按不同功用分别命名,其质地种类多样,制作要求精奇。其中如笔筒、笔架、笔洗、砚屏、水丞、水注、墨床、镇纸,以及几案、官皮箱、多宝格和宝物箱等所有这些,一方面可供宫廷殿内陈设,另一方面也为宫廷上下实用而鉴藏,其蕴含的文化内涵和人文品位自然难以计量,加之宫廷制作,造型典雅,工艺精湛,其中凝聚了那个时代能工巧匠的聪明才智,确是让人叹为观止,称羡不已。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古代文人的文房用品堪称中国历史文化的一个缩影,它不仅反映出不同时期中国文人的审美意趣,同时折射出各个时代中国文人的价值取向。

明末屠隆所著《考槃余事》中共列举了45种文具,集当时文房清玩之大全。文中例举笔床云:笔床之制,行世甚少。有古鎏金者,长六七寸,高寸二分,阔二寸余,如一架然,上可卧笔四矢,以此为式,用紫檀乌木为之,亦佳。又例举笔屏云:有宋内府制方圆玉花板,用以镶屏插笔最宜。有大理旧石,方不盈尺,俨然山高月小者、东山月上者、万山春霭者,皆是天生,初非扭捏。以此为毛中书屏翰,似亦得所。蜀中有石,解开有小松形,松止高二寸,或三十五株,行列成径,描画所不及者,亦堪作屏,取极小名画或古人墨迹镶之,亦奇绝。明代戏曲家高濂在他的《高子书斋说》中对当时文人书斋的陈设有一番具体的描述:斋中长桌一,古砚一,旧古铜水注一,斑竹笔筒一,旧窑笔洗一,糊斗一,铜石镇纸一。床头小几一,上置古铜花尊,或哥窑定瓶一,花时则插花盈瓶,以集香气;闲时置蒲石于卜,收朝露以清目。或置鼎炉一,用烧印篆清香。冬置暖炉一。壁间挂古琴一,中置几一,如吴中云林几。或倭漆龛,或花梨木龛以居之。上用小石盆之一,或灵壁应石,将乐石,昆山石,大不过五六寸,而天然奇怪,透漏瘦削,无斧凿痕者为佳。几外炉一,花瓶一,匙箸一,香盒一,四者等差远甚,惟博雅者择之。从上述描绘中,不难看出明代文人对书斋陈设构思之巧、用力之专、格调之雅。文房摆设要安妥得体,错落有致,以体现居舍主人的性情品格。正如明代另外一位文化大家李渔所说安器置物者,务在纵横得当使人入其户登其堂,见物物皆非苟设,事事具有深情。明代大画家董其昌在其《骨董十三说》中也有论述:先治幽轩邃室,虽在城市,有山林之致。于风月晴和之际,扫地焚香,烹泉速客,与达人端士谈艺论道,于花月竹柏间盘桓久之。饭余晏坐,别设净几,辅以丹罽,袭以文锦,次第出其所藏,列而玩之。由此可见,古人对书房家私设置,文案清供安排,居处环境营造,既要布局合理,疏朗有致,又要布置清雅,安适方便,达到看似不经意而处处经意的效果。

各种玉笔洗不但造型丰富多彩,情趣盎然,而且工艺精湛,形象逼真,作为文案小品,不但实用,更可以怡情养性,陶冶情操。

文案清供,包括旧时文人和宫廷内府文房书斋案上所陈设的摆件古玩,与这些摆件古玩的座托、几架、箱盒等,形制虽小,气韵超拔。其用料、工艺等都是优中选优,好上加好,精中更精,是明式家具的微缩与精萃。明清文人及失意官宦期望过一种闲云野鹤般的生活,在这种文案清供的陪伴下,追慕宋元时文人的行止和心绪,避世逃遁,安妥心灵,独善其身,保全人格。无论是酒瓢、诗筒、笔筒、香筒、笔架,还是镇尺、臂搁、墨床、屏风、几案、棋盒,都是他们眼中的山林,心中的乐土。

由于古代文房用品中有些形制功用相近且混用,所以现代人很容易把笔洗与水盂、笔掭相混淆。历代笔洗的造型多为扁圆形,上饰各种花纹图案和象形物,或富贵吉祥,或文雅庄重,给人以美的享受和启迪。

明代文房清供种类繁多,分类芜杂,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可涵盖古人书房中所有的家具陈设,甚至张挂的书画。狭义的则主要是案头家具。如插屏式案屏,适宜放在书房桌案上,除了体积小,与大型座屏的构造别无二致。两个墩子上竖立柱,中嵌绦环板,透雕斗簇C字纹,站牙与斜案的披水牙子上也锼刻C纹饰,屏心嵌镶大理石彩纹板。案屏最小的是画案上陈放的砚屏,为墨与砚的遮风,尺寸一般为一二十公分长宽。再如提盒,古代的提盒主要用来盛放食物酒茶,便于出行携带。至于明代文人所钟情的用硬木制作的提盒,不是食物盛器,而是用来存放玉石印章等小件文玩的。置放在文房案桌上又可作为摆设欣赏,是文人墨客的至爱。一般提盒有二撞提盒与三撞提盒之分,四撞提盒极少,尺寸为二三十公分长宽高。又如官皮箱,不为宦官人家所特有,也为平常人家常备之物,形制尺寸也差不多。一般顶盖下有平屉,仅两扇门上缘留子口,用以扣住顶盖。顶盖关好后两扇门就不能开启,门后设有抽屉,底座锼出壶门式轮廓并刻上卷草叶纹。需要说明的是,官皮箱平常人家用来存放女眷饰品,而文人墨客就用来收纳玉器象牙等文玩。无论提盒还是官皮箱因常常开闭移动,往往在转角处包裹上薄薄的铜片,年代既久,磨洗发亮,就越发显得古朴典雅,四只角古铜色的小小铜片与提盒的硬木花纹相映衬,构成一种低调的奢华。

玉笔洗的独特造型以及千姿百态的制作工艺,构成了一个绚丽多彩又品位高雅的艺术世界,这也是中国古人为我们留下的一项珍贵文化遗产。

文房清供的制作自汉代始,兴于唐宋,至明清更趋多样丰富,虽然年代不同,其形制和用途也有一些差别。但随着制作工艺的不断改进和完善,这种斋中清供也逐渐呈现出实用性与艺术性相得益彰的显著特点,成为文人墨客点缀书案、玩赏自娱的清供陈设,也成为他们心寄林泉,超凡脱俗之人格精神的一种投射,是自然与自我在书斋中和谐共处的一种情感表征。

笔洗是文房用具,是一种用来盛水洗笔的器皿。因为传统的毛笔总沾着墨汁容易断损,所以有必要时时清洗。

明清时,这些器具的制作有着极为严格的规定和具体的要求,无论是民间的能工巧匠还是宫廷造办处的督办大员,从选料到工艺把控,再到成品检查都力求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特别是清代宫廷文房用具,均以内廷样式制作,一部分由内廷造办处自行督造,一部分交由地方按内廷式样制作,也有地方巡抚官员按年例进贡的方物制作。其造型、质地、种类丰富多彩,凸显文房用具的雅致与精巧,可谓美轮美奂,无与伦比。作为文案清供的微型家具制作,一般具有这几大特点:一是宫廷内府的形制规定明确;二是文人墨客的直接创意;三是选料考究,一般都用黄花梨和紫檀等硬木;四是工艺复杂,虽属微型家具,但在榫卯结构上丝毫不差;五是用工耗时多,做工精湛;六是不落俗套,别具一格。

各种笔洗中,最常见的是瓷笔洗和玉笔洗。

严克勤,画家、高级记者,北京电影学院、南京艺术学院客座教授,北京荣宝斋画院教授。出版《仙骨佛心》、《游艺琐谈》、《严克勤水墨画选》等著作和画集。

由于中国古代传统琢玉技术非常成熟,而且工匠们的艺术修养也很高,加之文房玉器的制作又汇集了古代文人的艺术审美理念,因此玉笔洗除了实际使用功能之外,本身又是一种文房珍玩,雕琢生动活泼,玲珑有加,甚至有些艺术性远远超过实用性。

文房清供中的案头家具在明清文人眼里不仅仅是一种实用器具,更是一种可供赏玩的艺术私藏品。文人还积极投入这些清供用品的创意制作过程,在其中融入更多的文化精神和美学思想,体现文人独有的生活理念和情感追求,使这些精巧的案头家具更具文化的魅力和价值。有些文房家具作为玉器,瓷器和象牙制品的座托和几架,原本是配角,但因构思精巧,制作精良,竟也与古玩主角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直至浑然一体,难分伯仲。

澳门新葡亰518,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明清是文具的盛世

中华文明博大精深。

书房里的山林乐土

在中国古代的文房用品中,除了最基本的笔、墨、纸、砚等主要文具外,还有一些与之相配套的其他文房器具。通过这些看似繁复的文化用品,可以更深层次地解读古代文人对艺术的理解和对生活的追求。

雅玩是什么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518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